吹雪

昨日还沐浴在暖阳下,今天的武汉就突然狂风大作,枯叶乱舞。我白天如同往常一般躲在图书馆[1],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直到六点半才在饥饿中被迫出门,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天空烟雨朦朦,地面也湿漉漉的,路人正打着伞,仿佛要飞起来[2]。这种天气真叫人无奈,我问保安借了伞,激励自己速战速决。然而当我走到路灯下时,才发现空中飘着的竟然是雪!哇,下!雪!了!我连忙收起伞,迎面感受着雪的温度。而后我拿出手机试图记录下来,得到得画面却非常糟糕,当即决定放弃吃饭,改道回寝室拿相机。

从寝室出来,我一路疯狂地拍摄。期间遇到一个外国小哥,我因为太过兴奋,话不经大脑地开口问道:“Can I?”还没等我自己回过神来,他就直接回了个 Thumb up,我下意识地按下了快门。当时太过突然,没对上焦,但我的心情却极为舒畅——这,就是街拍!趁着这股兴奋劲,我不再顾忌路人的存在,脑子里只剩下了雪。这要放在以前,我是绝对敢想不敢做,虽然这次也还未达成怼脸的目标[3]

◎ Thumb up

今年的初雪与往年很不一样,凛冽得不近人情,仿佛在控诉这该死的二零二零,也映照了这一年来我的心态变化。去年的雪虽然也是在凄风苦雨中到来,却自有一分暖意。当时,我才从失恋的打击中走出来,遇到了人与雪的救赎。2020 年不仅对国家、世界是一场灾难和考验,对处于得失幻灭中的我也是一次严峻的较量。尽管如此,我依然期待每一场雪[4],因为雪的到来总是触不及防又沁人心怀,至少在落下的那一刻我的心也是纯粹的。

如今,我的心态越发地平和,也越发地感恩这珍贵的博士生涯。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充足的生活补贴令我可以心无旁骛地专注于重构自己的世界。现在的每一天都有事可做,每一天都活得纯粹,每一天都忘我地沉浸在图书馆,直到晚上十点。只是,“课题分离”并不容易,心态的建设依然任重而道远。我太过容易受影响了,这也是为什么图书馆对我来说如同疗养所一般。但另一方面,我需要继续坚持早睡和跑步来养成规律的作息,身体好了,情绪也坏不到哪里去。目前我最大的问题是,一旦对自己提高一点要求,心情就会急躁起来,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的事情就乱成了一锅粥。为了保持平和的心态,我不得不安慰自己做到最低限度的努力就好了。

下雪之后,我也逐渐开始反思自己。开这个博客的初衷是“对自己坦诚”,但我总是对以往的文章删删改改,早已经违背了初衷。首先是频繁地修改文章,这个倒还好,毕竟时过境迁,而且我把网站的源代码放在 GitHub 上,所有的修改都有迹可循,也算是最大程度的自我坦诚了。之所以急于发布不成熟的文章,是为了根治我行动力差的行事作风,因此我只能先做再说(Start by doing it badly)。这样的坏处是,若有客官使用 FreshRSS 和 Outlook 这样的 RSS 阅读器,那可能会经常看到重复的文章出现,因为它们默认把修改过的文章当成新的内容刷新。解决办法有三,一是忍受性情多变的我,二是单独对我的订阅关闭此功能,三是取消订阅。为了避免过多的重复内容,我也将 RSS 设置为只输出五篇文章。比修改更过分的是删除,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且不说别人是否不在意,我自己看到过往的内容都会老脸通红。但既然是“对自己坦诚”,那就算是删除了,我也没法当它不存在,所以还是公开吧。想起中学时看的一部小说中有这样一句话:

登高者必自卑,行远者必自迩,在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不是你正站在哪里,而是你正朝什么方向移动!

与其绞尽脑汁摆脱过去,不如向前走一走,或许它就被甩在后面了。


  1. 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在人人专注的环境下,自己也自然地沉下心来。重要的是,虽然每天遇见的人差不多,却不必相识,更不用费心去维护人际关系。不过话说回来,我这段时间沉迷科研以及修改网站,时而叹气连连时而惊喜若狂,吓走了好几批同桌😅。

  2. 图书馆的大门外正好是通风口。

  3. 为了街拍和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我特地买了 35 mm 的定焦镜头。也就是说,要拍半身人像就得怼着脸。实际上,这也是我唯一一枚镜头,因为穷。

  4. 好玩的是,北方人不懂得南方人对雪的期待(我对南北的定义是是否下雪)。每一次下雪时,我都能听到北方人说:“这雪很大吗?”抑或是“没见过雪吗?”嗯,没见过,今年的还没见过。